百合即是愉悦

【fgo】我家法老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爷爷池的亲身经历

*我迦目前的状况,拉二永远第一位

*有些微苍银弓骑倾向

*私设:抽卡换实物、多宝具要素等等(私设如山),有点借鉴主系列的召唤情节


“召唤阵设定完毕,灵基资料录入完成。可召唤从者:Assassin,山之翁。特殊召唤阵限时开启,请master注意。”

 

在my room的终端读取资料之后,小魔术师从抽屉、柜子甚至床底摸出了自己辛苦积攒下的几十张呼符,脚步轻快,哼着歌向召唤室走去。

 

从六七章开始就等着请他来迦勒底了。手握剧本般的各种提示,切断生死的大剑,漆黑的斗篷和冒着幽蓝色鬼火的骷髅……虽然可怕,立香本人却并不害怕这位剑士。不如说,从七章回到迦勒底的时候,都要因为喊着“爷爷好帅!”而短暂地精神恍惚了。

 

现在她的筐里,是没有被庆贺迦勒底新年特殊开放的限定从者再契约骗走的所有积蓄,外加这次自己的一小笔私房钱换来的达芬奇特赠圣晶石。

 

突然,她收到了阿拉什从召唤室那边传来的灵子通讯。

“嗯,麻烦你了。谢谢大英雄!”得知那边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着,小魔术师放心地加快了脚步。

 

今天的常备队伍是七章组,后备队是几位哈桑·萨巴赫,my room那边稍后委托了换班回来的高文进行休息,至于召唤阵那边……

触媒当然是越多越好啦,这么多和爷爷有关的从者,想必他肯定愿意来这里的!

 

推开召唤室的大门,果然看到奥兹曼迪亚斯和阿拉什站在里面。法老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如果不是阿拉什在这里陪着他的话,恐怕早就离开了。

 

还没等他问罪,立香就乖乖地90度鞠躬大喊:“法老我知道我错了,不该让您等这么久。但是……”一边说目光却转向自己进门就放下的那筐呼符和石头。

 

“哈哈,余原谅了。”法老也并未把这等小事放在心上——不如说比起目前的某种预感,“不过啊,小魔术师。迦勒底这么多骑士,就没有一个出手帮你的吗?例如圆桌那个有着太阳气息的骑士,应该预定去你的自室了吧?”

 

“不不,高文卿他今天作战和灵子转移都非常辛苦,就不麻烦他了。这点东西也不算太吃力。”立香摇了摇头想结束话题,一边已经开始把筐里的呼符搜罗出来准备投入召唤阵了。

 

“法老小哥啊,我知道消息的时候也想帮她来着,她却说‘大英雄还是去陪法老说说话吧,我找找有没有掉在夹缝里的圣晶石’呢。”

想想这位千里眼是读心功能的弓兵,也就看出小魔术师那点心思了。

 

“所以说,这次是要召唤那个外形如死神般的剑士了。”奥兹曼迪亚斯看着立香熟练地切换选项到全新的召唤阵,也就明白了,“那个人确实很强,就连余也会有所敬畏。既然小魔术师这么想的话,余可不能横加阻拦。”说完还加上了自己特有的笑声,但不同于平时的哈哈大笑,这次只不过是个平淡的哼笑声。

 

立香向着召唤阵投入了呼符,白光一闪。

嘛,正常结局,偷渡什么的毕竟少有。

 

不甘心的她又投入了十几枚呼符,顺带一发十连。好东西倒是不少,不过都是礼装。

 

“啊——上上次up没有抽到的菩萨礼装,可以给梅老师啦。”少女握着唯一的五星成果,嘴角的弧度大大的。

 

然而迦勒底的御主怎能止步于此呢?

梅林限定召唤的时候想要提升宝具等级却在胜利边缘扑街,被学妹苦苦拦住才没有动最后留给福袋的圣晶石。这一次按照概率来说,这些积蓄虽然不多,也能期盼一个五星从者能来吧。

正是因为这样,立香才有着靠迦勒底给御主的低保补给就能让曾经一面之缘的这位前冠位降临的幻想。

 

少女在两位从者的注视下又投出了手上最后的三十枚圣晶石——

 

耀目的彩色光芒、羽毛纷飞的现场……许久没有经历过这种召唤场面的立香虽然被光芒影响得无法睁开眼睛,内心却已经大喊着“稳了!”并开始计算已经被自己分发到只剩爷爷口粮一半的锁链要多久才能补完的时候,才发现对方迟迟没有开口说出召唤语音。

 

“嗯嗯?”

睁开眼睛的少女并没有看见她期待着的高大剑士(Assassin Class),而是与身后从者同样、不过是初来时那件紧身上衣的法老王。对方在将手里那张绘有自己宝具神殿的卡牌塞给魔术师之后,就伴随着回荡在召唤阵里的笑声,化成一阵金光消失了。不仅如此,立香此刻怀中还有各种各样其他的宝具卡和礼装卡,有些还等待着被达芬奇亲兑换成实物。

 

但是哈哈哈的声音并没有停止,还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的立香转过头就看见那边那位本尊表情夸张,金色眼睛笑得眯成了线,显然心情愉快。

 

“走吧,小魔术师。去强化室让余变得更强吧。”法老说着,就朝着门口走去。对已经用圣杯强化过、吃过达芬奇亲养殖的芙芙克隆品的魔力之后的他来说,除了跟立香的羁绊进一步加深以外,宝具的等级能得到提升当然使他兴奋。但是小魔术师好像没他这么高兴,刚从不知所措的状态脱离,还站在召唤阵上,抱着那堆收获品——和自己那张宝具卡。

 

“我,我还有卡,我要去找达芬奇亲。法老您先去强化室等我……”立香走出召唤室,将那张宝具卡递给奥兹曼迪亚斯,然后向商店的方向走去。

——爷爷等我,我还有谜之卡,可以买石头……

 

“慢着!”

还没从召唤状态恢复的立香不解地回头看着出声的奥兹曼,不自觉地反应:“怎么了,法老?”

 

“你看看门口这个详情告知。像余、这名黑袍剑士,这种级别的稀有度,既然再次获得了余的宝具,你还要再召唤多少次才能重新获得这个机会?”此时的法老已经拿出了父亲说教女儿的态度,“再说了,下一次若还不是他,难道你还要继续?”

 

那张纸立香当然熟记于心。按照达芬奇亲的测试,这一稀有度的从者一旦出现了,就要再消耗几百颗圣晶石才能达到同等的召唤可能性。

 

“但是,但是爷爷已经说过与我结缘了啊!他一定会回应的!”立香不甘心地回答。

在冥界的深渊边上,巨大的魔兽母神前,暗杀者曾如此回应,而被那时的他折服的御主,也是这样想的。

 

奥兹曼迪亚斯却带着并不想说破的口吻,插着腰闭眼不去看小魔术师了:“立香,有时候也应当为余考虑一下,你这鳄鱼脑袋。”

 

诶——?

虽然两人间的羁绊确实算相当深的了,因为相熟,法老王偶尔也会叫御主的名字。

但看着大英雄似乎读懂法老想法的表情,立香突然觉得自己这样理直气壮的想召唤爷爷是不是无意间做错了什么。

 

也不用回想什么,在卡美洛和法老斗武过后他所讲的事情已经很明确了。

难道法老还对这位“外形如同死神般的剑士”的暗杀者心怀不安?

 

觉得这样的法老也很可爱的master重新露出了笑容。

 

“这样的话,直接说出来就可以了啊。”

 

“你这是不敬!”

 

在立香和阿拉什的笑声中,法老意外地没有笑,反而像掩盖什么似的这样说道。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