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即是愉悦

单程票(上)

4月28日

 

“已经……无法像当初一样了呢,幸子。”

“抱歉啊,无法自控一样的,我已经——”

“喜欢上别的人了。”

 

自动售票机无声地吐出了一张环状线的单程票,少女一边听着少年带着惋惜和哭腔的诉说,一边向着验票机走去,她的动作因为少年的话语而停顿了一下。

 

“嘀——”

这是少女进入站台的验票声,而她将车票装入包里,犹豫着。很久之后,让人怀疑她早已经把电话挂断了,才如同自言自语地问着:“如果可以的话,还能见你一面吗,三津木君?”

 

永谷幸子站在外苑出站的地方,又一次使用了那张单程票。

已经、不需要去其他地方了。

能见到三津木君,仅仅这样,就满足了。

 

4月29日

红色的手绳,是她与少年恋爱的时候亲手系上的。

红色的鲜血,也是她扼住少年的脖颈之后,用小刀割开动脉涌出的。

手绳的红与血液的红,交织在幸子的脑海里,轻轻地合上眼帘之后,被封闭的视线中全是红色,无边无际的、纯粹的红色。

爱爱爱爱爱爱爱。

想对你倾诉的一切,都变成了红色。

 

一切都回不去了。

少女毫无表情的面庞上渐渐露出了名为微笑的神色。

丝毫没有决定过就直接做这种没有后路的事情,结束之后心的深处反而涌出了莫名的感情。

爱的话、不是这样的吧?

无论是被发现也好,被指责也好,被定罪也好,甚至被杀死也好,已经没有退路了。

唯一所能走的路、一切的路全部指向同一个地方啊。

因为,这是那张单程票所指引的、一切的结局,也是少女的归宿。

到达那里的话,没有思念、也没有仇恨。

只有我与三津木君、永远,在不知名也没有终点、不断轮回的电车里吧。

永谷幸子想要个解脱,仿佛单程票指向的地方是多么幸福的所在。

 

在那里的话,三津木君就只能注视着我一个人了吧。

 

5月2日

 

永谷幸子已经失去联系有几天了。

 

电话没有人接听、邮件没有回应、去拜访的时候房门紧锁、没有备用钥匙、在户外也看不到她。

自从三津木给她打了电话之后,在她的好友中间,永谷幸子仿佛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以这样普通的方法完全无法得到哪怕是一声“嗯”或是一个表情作为回应。

 

所有发出去的联系,全部石沉大海。

 

 

仁科龙之介拎着一扎听装啤酒回到了自己独居的地方,新宿无数窄小公寓中的一处。在东京生存的难度使得每年都有大量年轻人自杀,这也造就了一些自杀的绝佳地点、以及关于它们的都市传说。作为都市传说的爱好者,仁科有时候也庆幸自己还是挺乐观的,虽然自己是个将他人的不幸当做精神食粮的、没有任何意义的渺小的人类中的一员。

 

他打开一听啤酒,同时也点开了由待机转为启动的电脑网页聊天室,看见了这样的消息:

[请求帮助!好友似乎消失了,完全联系不到]

 

这样的事情在东京这种地方,就像飘在空中的水珠一样,很快就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如同从未发生过一样。仁科也是闲着无聊,放下手中的啤酒,在聊天框里敲了一行字。

 

[我或许可以帮你,请告诉我详情吧。]

 

5月5日

 

永谷幸子收拾好自己的随身用品,装进手包。

孤单、永无止境的孤单、只有电车与两人的世界。

 

电视里播放着在三津木的住所发现淌满鲜血的、被她掐死的三津木的尸体相关的报道,是4号发现的,而且警方已经开始追查了。

她突然犹豫了,自己究竟是否做了正确的选择。

不过也没有选择了吧,使用了单程票的自己,归宿只有前往那个世界,只是逃避的时间长短的问题。

 

查到作为三津木前女友的自己,应该很快吧,说不定今天就会找上门来询问。

而那也并非询问,而是对已经认定的犯人的逼问吧,除自己之外,谁还有动机杀掉那个人呢。

明明这样深爱,却走向了这样一条无法回头的道路。幸子安慰自己,轻声呢喃着,我也是个大人了呢。

 

手机的提示声响起了,永谷这几天并非完全不关注外界,只是不愿意回应而已。

那张车票所给予的世界是全新的、永无止境的、轮回。

电车上的轮回,就如同在环状的轨道上循环往复的电车本身,时间在这里也成了完美的圆环。

 

鬼使神差地,永谷幸子唤醒了手机屏幕,在2chan上是这样一条秘密流传着的消息:

 

[前几天外苑凶杀案没有及时追查的惊人内幕!]

滑动手指,她无声地点入了帖子。

 

[在警察到现场之后,勘察到一半需要一些特殊器材。有一部分警官就去取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灵异影响的原因,剩下的所有警官都没有看到的情况下,本来就在现场、脖子那里鲜血淋漓的死者尸体、消失了!]

 

永谷抓着手机的手禁不住地颤抖起来,也不去管网友留下的评论,手机脱手摔出3、4米远,滑到电视的柜子下才停住,而永谷已经抓起手包逃命般地跑出去,不管不顾地摔上门。


TBC

八爷的轮回+scp-342的混合背景

下半部分三角恋

342大爷多帅气

评论

热度(6)